大家都在搜

中科院出来的另一个“联想”



  中关村的创业史是从中科院开始的,被誉为“中关村民营科技第一人”的陈春先是中科院著名的等离子物理学家,1980年,他首先提出要在中关村建立“中国硅谷”。

  正是陈春先在科研人员中的“启蒙”,才有了后来的中关村创业风云。陈春先一生创业,并不富有,在被称为“创业斗士”的同时,他也自评“秀才创业,十年不成”。

  高山流水,知音自知。作为同样从中科院走出的“创业元老”,苏洪泉理解陈春先的感慨,当年陈春先的员工租住在他家里。

  “我们有很多交流。”苏洪泉说。

  中科院实业家

  1984年到1985年,中科院里的中青年科研人员打破了头脑里的禁锢,创业热潮开始喷涌。两年间,中科院的科研人员在中关村创办了近400家科技企业。

  苏洪泉同样受到陈春先事迹的鼓舞,从中国科学院科学仪器研制中心(以下简称:中科院科仪中心)走上创业之路。每当回想起自己创业初心时,提及陈春先还有中科院计算所的柳传志。

  在中科院创办的这些创业公司里,苏洪泉的公司是1985年5月15日开张,比隔壁柳传志牵头创办的中科院计算所新技术发展公司晚了近一年。

  

 

  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中科院创业热潮涌动,包括联想在内的一大批公司由此诞生

  苏洪泉带领的这批人和隔壁柳传志带领的那批人同时看上了当时的“风口”——电视机。

  苏洪泉在中科院科仪中心是动手能力较强的电气专家,他所在的科室是中科院科仪中心第二研究室,这所中心造出了我国第一台电子显微镜、第一台同位素质谱仪。

  1985年当时他借了2000块钱,买来原材料,开始动手做电视机,设计变压器、缠偏转线圈、用磁铁校正画面……他的电视机一年卖了几百台,还打出来个品牌,叫做“海成”

  从那时起苏洪泉每年都向科仪中心上交管理费和利润。两家企业的分野在1986年,苏洪泉瞄准了医疗器械,开始制造场效应治疗仪,“场效应”是电磁学的专业词汇,对苏洪泉这位科技人员而言,这种仪器的生产是轻车熟路。

  当时该产品还通过香港的代理商,他把这款仪器大规模出口到了香港、新加坡、马來西亚和印尼。柳传志则开始代理IBM,并销售联想汉卡,在“贸工技”的路线战胜“技工贸”之后,最终这家公司成为了“联想集团”。

  “我们做实业,慢。”苏洪泉说。

  眼保仪诞生

  眼保仪是苏洪泉在销售场效应仪时正式发明的,搞发明是他持续至今的乐趣,1992年第一代欧欧眼保仪问世,其实原型机早在1985年早就问世了,苏洪泉为自己的儿子苏振宇发明了第一台近视治疗仪。1992年苏洪泉在新加坡正式命名为欧欧眼保仪延续至今。

  苏振宇现任北京星辰万有科技CEO,1996年大学毕业后被父亲拉到公司帮忙,苏洪泉了解自己——做科研可以,但做销售总显得不足。苏振宇比苏洪泉外向,说起欧欧眼保仪来两眼放光。

  其实在现实中,他也差一点戴上眼镜。1985年,上小学的苏振宇双眼视力下降到0.6,如果去配眼镜的话,预计至少要100度。

  当年苏洪泉的直接领导是一位浙江大学的毕业生,也是一位默默无闻的科技工作者。他和苏洪泉亦师亦友,苏振宇小时候经常见他,叫他“杜爷爷”,这位杜爷爷高度近视,在一次飞往英国的途中视网膜脱落,在英国的医院里摘除了右眼眼球。良师益友由于高度近视遭受失明, 对苏洪泉來讲是触目惊心的。

  当儿子视力下滑时,急坏父亲。苏洪泉绞尽脑汁,想起80年代初看过一本前苏联技术杂志,其中一篇文章介绍了前苏联飞行员视力训练的方法——睫状肌锻炼。原理并不复杂,眼睛动向看远看近,睫状肌得到放松与锻炼,视力能够保持1.5甚至达到2.0。

  对于这种训练方式,苏洪泉至今记忆深刻,前苏联给出的对照数据:经过睫状肌训练的273名飞行员和小学生无一近视,没有经过训练的近视率达到了30%。

  苏洪泉认为自己找到了有效的方法,但前苏联的训练仪很大,长几十米,要民用是不可能的。苏洪泉根据这个原理,动手开始发明创造,最终他利用光学原理在一个方盒子里实现了从10厘米到无穷远的观测效果。

  他把这个方盒子搬回家,逼着苏振宇每天盯着盒子里那张移动的照片看半小时,15天之后,苏振宇的视力恢复到1.5。至今,苏振宇得意人生的一部分,就是他到现在依然保持着1.5的视力。

  这个后来叫“欧欧眼保仪”的产品,直到将近10年后才真正成形成为产品。新加坡代理商先看到了,他们跟苏洪泉说:“我们去新加坡卖,能卖的更贵。”

  其实这位代理商的话只说了一半——由于新加坡兵役义务是必须的,因此,应征士兵的视力检测能有效地进行大范围的人群筛查,当年新加坡青年近视发病率已经很高。

  欧欧眼保仪被新加坡人包销,苏洪泉时不时前往新加坡和马來西亚讲授其中的科学原理,带回来的是当时国家稀缺的外汇,正因为如此,他被评为中科院科仪中心先进工作者。

  这个时代,正是中科院出身的创业者们大展拳脚的时代,电子产品、计算机、工程机械、医疗产品……每一个领域都爆发出强烈的市场需求,苏洪泉买地建厂,意气风发。

  

 

  2000年,新加坡南洋小学50名学生使用欧欧眼保仪进行视力训练,多数人都有改善

  遥远的“无眼镜学校”

  在新加坡及东南亚验证了效果之后,1998年,欧欧眼保仪开始进入国内销售。这一年,中国学生近视发病率全球排名第四位,比中国发病率高的是日本、韩国和以色列。但在随后的两年里,中国上升到世界第二位。孩子一不小心就近视了,这引发了中国家长极大的焦虑。

  1998年是中国营销史上的转折点,当时全国数百家电视台纷纷开办电视购物广告,为了激发人们的购买欲望,广告公司精心设计了脚本,无论情节、台词还是语调都进行了雕琢。

  在那几年里,苏洪泉全国各地飞,到地方卫视录制节目,和那些效果不辨真假的保健品一起出现在屏幕里,但苏洪泉很有底气:“反正欧欧眼保仪真的有效。”

  现在回头看这场持续了近10年的乱象,苏洪泉是电视屏幕里为数不多的货真价实的科研人员。

  紧跟着的是欧欧眼保仪的线下门店也在全国开了起来,这是苏振宇的主意,做邻里生意比在电视机里叫卖更有说服力。

  前几天,苏振宇来到了咸阳市三原县,县城不大,中心道路健康路仅是条双车道而已,因为三原县东关小学在这条路上,所以欧欧眼保中心也选在了这里。

  我国中小学生近视的蔓延在这里就能看出端倪,除了欧欧眼保中心之外,这条街上还有两家近视治疗机构,一家来自山东,另一家则是当地的一位中医。

  儿童假性近视通过科学的康复训练是可以恢复的,这一点苏振宇就可以现身说法,所以当他来到三原县之后,像“挑衅”似的,让视力0.6的12岁女孩提高到了30米外能看到2.0。

  苏振宇拿手机拍下了这些视频,在视频里他的话音都显得亢奋,回家拿给苏洪泉看,老父亲表示:“这个结果我以前天天见。”

  苏洪泉保持着中科院科研工作者的本色,注重事实与逻辑,用数据说话。早在2007年,他就联合我国最负盛名的北京同仁医院赵文汝教授,在全国6省的7所小学进行了规模化疗效验证,经过35天的欧欧眼保仪训练,学生视力不良检出率下降了38%。

  在这场一定规模的实验结束后,苏洪泉和中华眼科学会屈光组委员、空军航空医学研究所研究员高世宏教授及北京同仁医院康复中心主任赵文汝教授写了本书,书名叫做《防治学生性近视的实践》,但封面上还有一句话很惹眼:“创办无眼镜学校”。

  

 

  2007年,苏洪泉通过广东省红十字会,向广东的中小学捐赠400台眼保仪

  但即便如此,欧欧眼保仪在市场上依然受到冲击,医疗健康行业早就进入了一个“劣币驱逐良币”的时代,苏洪泉深受其害:“骗人的太多,不骗人的也没人信了。”

  中科院的经历带给他根深蒂固的影响,除了用实验证明效果,他想不出任何办法。欧欧眼保仪被埋没在市场里,而我国近视中小学生也超过了1亿人,和20年前相比,近视总体人群数居全球之首。

  苏洪泉“创办无眼镜学校”的梦想看起来越来越遥远。

  中科院“二代”来了

  近几年,苏洪泉越来越少去公司——将精力集中于欧欧眼保仪的产品更新换代。

  转眼30多年过去,回想从中科院创业初始的雄心大志,苏洪泉多少为没有成为另一个联想而有些遗憾。但他依然认为,有机会继续“联想”。

  一方面,是欧欧眼保仪“科学的春天”终于到了。33年前,欧欧眼保仪出来的时候,是一个木头盒子,后来是一个单眼使用的电子仪器。要知道,一个学生,为了不近视,每天一只眼15分钟,两只眼就是半小时的,盯着看仪器里的图标忽远又忽近,清晰又模糊,这要多大的耐心?背后还要有一个多么伟大的妈妈的心,去盯着孩子呢?

  但随着AI时代的到来,欧欧眼保仪产品在技术上获得了腾飞的机会。

  它不仅实现了双眼可同时训练,更重要的是,由于虚拟现实技术功能的实现,孩子们看到的不再是飞行员那样枯燥无味的图标,而是海量的学习娱乐内容——欧欧除了有背单词内容之外,还在设备上搭建开放性内容平台可以像手机、Pad一样下载安装App,并且与包括新东方、高思教育、作业合作、泡泡英语等教育机构进行深度合作,通过学习性、娱乐性治疗来改变用户的使用习惯,让青少年觉得有趣,让家长觉得有用,算是照顾到了各方的需求和痛点。

  现在,苏振宇把产品改造成了一个视频显示头盔,命名为“SeeX”。这个X,意思就是看无限远,以及看到未来。

  

 

  欧欧眼保仪SeeX。这个X,意思就是看无限远,以及看到未来

  但是,欧欧眼保仪在市场上依然没有成为热点。“你看看市面上,充斥着太多各种治疗近视的产品与服务。”苏振宇摇了摇头。

  苏振宇这些年继承了父亲的衣钵,热衷于科技发明,但他的思路似乎更宽泛一些。这不仅因为这个市场良莠不分,更重要的是,单纯依赖产品是不可能改变中国严峻的青少年近视形势。

  因此,这几年,他将更多的精力用于建立中国智能化学生视力健康管理系统。他所想象的未来是,中国的每一所中小学,都将通过这套系统监测到视力的变化,所有数据都汇集到云端,成为国家青少年视力大数据库。而对视力下降的青少年,也将通过学校、家长可以监控的欧欧眼保仪进行系统化训练,来有效地防止视力下降。

  如果这套系统得以实施,苏洪泉所勾画的“无眼镜学校”才真的有可能成为现实。可是更多的人表示怀疑,认为这几乎就是堂吉诃德的风车而已。

  不过,情况有了转机。2018年8月28日,总书记指示:“我国学生近视呈现高发、低龄化趋势,严重影响孩子们的身心健康,这是一个关系国家和民族未来的大问题,必须高度重视,不能任其发展……全社会都要行动起来,共同呵护好孩子的眼睛,让他们拥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紧接着今年8月30日,教育部等八部门颁布《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国家制定的目标是——“到2030年,力争实现全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在2018年的基础上每年降低0.5个百分点以上,近视高发省份每年降低1个百分点以上。6岁儿童近视率控制在3%左右,小学生近视率下降到38%以下,初中生近视率下降到60%以下,高中阶段学生近视率下降到70%以下。”

  与此对应,全国各地的学校陆续开始落实,包括教室灯光改造、建立儿童屈光发育档案、课桌椅配置改善和制订实施簿册新标准、增加学生户外活动时间等在内的各项措施。

  这不正是中国青少年近视防控的春天到了吗?

  苏振宇明显能够感受到,各级相关政府部门与中小学校对青少年近视防控的重视程度急剧提升。星辰万有公司再一次联合北京同仁医院等眼科专家,在北京等地开展了更大规模的中小学生近视防控实践;全国各地基于欧欧眼保仪预防近视方案的线下体验店快速拓展。让苏洪泉更为兴奋的是,在国内9省市的一些重点学校,为保护“海航班”学生的视力,欧欧眼保仪与星辰近视防控系统直接进驻。历史开始轮回,当年根据飞行员视力训练而发明的欧欧,现在真正回馈中国未来的飞行员,这是一件令人骄傲的事情。

  

 

  欧欧智能化学生视力健康防控系统进驻山东昌乐第一中学海航班

  与此同时,苏振宇还在谋一个更大的局:借助社会有识之士公益的力量,把系统尽快部署到学校中去,让孩子们的眼睛受益,加快推进,借助政府的力量,整合公益学校、互联网、企业家资源,并通过社群裂变方式,加快推动中国青少年近视防控体系的全面开花。

  下一代的欧欧眼保仪也已进入最后冲刺阶段,这还是一个秘密,在不远的将来,“越学习视力越好”将成为一句人们耳熟能详的口号。

  苏洪泉有些感慨,或许儿子比自己更能干,但也明显感受到时代在变。看看潜水几十年的华为,终于被人们发现依靠科技沉淀厚积薄发出来的力量,或许这才是代表中国工业的未来,而星辰万有科技正好碰上了好时代。

  这或许就是苏洪泉的另一个“联想”。




上一篇:邵阳香港铜锣湾广场本周日全球发布
下一篇:穿墙止水螺杆的作用-止水螺栓厂家
受欢迎的中国无人机CH-4升级发动机
地区推出政策,帮助父母独自生活
工匠在越南的Yen Son制作瓷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