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违规收费、“无证”经营,失去信任的编程猫如何自救



  虽然国外新冠病例增长数据依旧不断刷出新高,但国内经过全民抗争和努力,终于迎来更多疫情好转的消息。6月7日,随着吉林省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宣布吉林省吉林市丰满区、船营区和昌邑区分别调整为低风险区后,目前全国中高风险地区再度清零,所有县域的风险等级均调整为低风险。包括校外培训在内的教育行业有望逐渐全面“解禁”。

  这场始于2020新年伊始,持续了近半年的疫情,对教育行业产生了巨大冲击,机构和品牌不得不展开自救行动,有些发力线上,有些“扶正”副业。然而在这过程中,也有一些品牌由于采取了违规操作行为遭到曝光和投诉,其中不乏一些知名品牌。近日,《商业观察》曝出一则家长对于少儿编程培训知名品牌编程猫的违规投诉。报道称,一位北京家长曝光编程猫的收费标准和课程时长违反教育部规定。

  该家长指出,编程猫最低收费标准的“课时包”里有60个课时,学习完成需要6-8个月时间,甚至还有100课时的课时包产品存在。而教育部《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里对于收费标准明确要求,“按课时收费的,每科不得一次性收取超过60课时的费用;按培训周期收费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由此可见,编程猫的收费不论是从课时数量还是学习周期时长上看,都产生了违规行为。更遑论其旗下90分钟课程产品更是超出教育部“每节课持续时间不得超过40分钟”这一规定时长的一倍多。

  

image.png

 

  教育培训行业是个特殊行业,采用的是预付费模式。一次性收取更长周期的课时费,或者增加课程时长,自然有利于企业的现金流。特别是疫情下,现金流对于企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这从2月初西贝董事长贾国龙对媒体坦言即便贷款发工资也撑不过3个月的新闻里就可见一斑。而与编程猫违规收费相对应的,则是网络上众多编程猫学员家长关于退费难的投诉。

  

image.png

 

  少儿编程作为教育培训产业里的新赛道,获客成本高和续课率低一直是行业痛点。依靠资本“燃烧的经费”实现拉新是现阶段的主流操作。编程猫的多轮融资消息,反映出资本对于这一赛道的热情之余,品牌身上所背负的压力也不难预见。毕竟资本是讲究回报的商业行为而不是公益行动。学员数量增长和营收数据也是投资机构对于品牌的要求。多重重压之下,编程猫的违规收费和退费难的情况不难理解。然而,品牌为此不惜违反教育部规定,“绑架”消费者,损害消费者利益,却无异于杀鸡取卵之举。

  而就在上个月通过前期摸排,成都市郫都区教育局发布了《成都市郫都区教育局关于无教育培训资质公司、个体、社会组织第一批名单的公示》,“编程猫”因缺乏教学资质赫然在列,无教学资质,属于“无证”经营。

  

image.png

 

  同样属于“无证”经营的,还有去年下半年被众多编程猫“加盟商”集体曝光的编程猫无资质违规“加盟”操作。在加盟商缴纳大额加盟费后无法获得承诺的培训和教研支持,导流走加盟商线下生源不说,就连品牌本身的加盟招商行为也是没有获得资质许可的违规行为。这让真金白银投入几十万的所谓“加盟商”在得知真相后欲哭无泪。

  连续的违规行为,不禁让人对编程猫产生巨大信任危机。就连编程猫在去年底推出编程能力等级测试(简称NCT)也遭遇质疑。编程猫于2019年11月联合一些机构共同制定了首个青少年编程能力等级标准,并推出NCT考试在全国19个考区展开。但很快就被指出,顶着编程能力等级考试的称号,但考试内容从考试练习题、操作界面到标准制定都是编程猫主要参与,甚至是其自主研发的,不具有通用性,颇有名不副实之嫌。考试结果的权威性也需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image.png

 

  诚信是品牌的无形资产,教育品牌更是口碑营生。屡次的违规操作曝光,对于编程猫的品牌形象无疑将产生巨大的耗损。在资本的挟持下,不得不一路狂奔可以理解,但是千万别蒙眼奔跑,忘记了一路辛苦的目的和初衷。一个企业最大的财富,不是资本给予的投资金额,而是一路发展最后所形成的品牌形象。




上一篇:《时之匣-逆转选择》:交互体验?爆红背后的谜盒新物种
下一篇:返回列表
受欢迎的中国无人机CH-4升级发动机
地区推出政策,帮助父母独自生活
工匠在越南的Yen Son制作瓷鼓